主页 > 公司资讯 > Google 的 2014:这盘棋到底有多大?
2014年05月21日

Google 的 2014:这盘棋到底有多大?

作者:Ron Amadeo 来源:arstechnica

有些公司喜欢给人惊喜,不过这不是 Google 的作风。人们常常可以在各种公告、发布会上听到 Google 的计划。Google 公开谈论的每件事情都有其原因,只要你用心听,就能抓住一些提示,知道 Google 想要做什么。

本文是 2013 年 Google 各种暗示、公开发布会和收购消息集合,加上一些根据常理进行的猜测。本文并非预测或保证——以下这些项目今年内也许不会为大众消费者投入生产——而更像是一个 Google 的待办事项列表。就像任何待办事项列表一样,可以立马做,也可以拖延到“合适的时候”。

游戏上的一大步

移动设备正在蚕食传统游戏市场,在智能手机的渗透下,掌机受影响更甚。3DS、PSP 也许能提供更好操控体验和更有深度的游戏,但一句老话说得好,最合适的才是最好的。每个人出门都带着手机,当手机能运行画质精美、剧情有趣的游戏时,专业的掌机就难以生存了。

Google 和苹果似乎都试图将手机游戏的成功转移到客厅中。智能手机价格相对低廉,而且功能全面,有相应程序就能做到想做的事情,这两个优势让他们看到了智能手机成为机顶盒/游戏平台主机的可能性,就像傻瓜相机、MP3 播放器和 3DS 等掌机不可避免地被智能手机替代一般。

具体的说,智能手机体积小、发热低而且省电,“机顶”智能手机将会比普通机顶盒要表现得更佳。任天堂 Wii 的成功说明了,在主流游戏市场,有趣的游戏和手柄远比画质要更加动人,消费者可能会仅仅因为整个游戏平台看起来好玩就购买。微软、索尼和任天堂都在把智能手机的功能(各式各样的程序、多任务处理、网页浏览等等)移植到游戏平台上,为何不直接让智能手机成为这个平台呢?

第一方工作室

在视频游戏行业,第一方开发商(first-party studio)指的是“游戏主机的开发和制造者”(维基百科),而第一方游戏工作室,就是制造商同时开发游戏。

关于 Google 这方面野心的线索都来自著名游戏设计师诺亚·法尔斯坦(Noah Falstein),他曾在 LucasArts、3DO 和 Noah Falstein 工作,2013 年 5 月法尔斯坦透露了 Google 即将推出的计划,他 LinkedIn 个人资料上的职位改成“Android Play 工作室首席设计师”。

Google 似乎创立了自家的游戏工作室,就像任天堂、索尼和微软一般,拥有自己的游戏开发者,为自己公司的游戏打造独家旗舰产品。第一方游戏开发商的游戏是其他开发商的榜样,能让开发商们知道平台发展方向,这会很大程度上促进游戏平台发展。正如 Google 官方推出的 Android 程序,它们为整个 Android 生态系统的其他开发者提供了范例,Google 官方游戏工作室可以无需考虑盈利和安装量问题,将 Android 系统新功能和特性在游戏中实现,直观地展示新技术。

如果 Google 这么做了,那将会是它的第二个游戏工作室。NianticLabs 是第一个,NianticLabs 开发了虚拟现实游戏 Ingress,不过它似乎专注于虚拟现实游戏本身,而非“第一方开发者”的职责。“Android Play 工作室”(法尔斯坦也许指的是“Google Play 工作室”)听起来更像是第一方游戏开发工作室。

游戏数量增长

Google 一直让开发者准备迎接 Android 游戏的井喷式增长,本月 Google 公开表示 Play 商店里的游戏种类将翻三倍。

在 2013 年的 Google I/O 大会上,Google 宣布了名为 Google Play Games 的游戏服务后端。这个设备和 Xbox Live、苹果 Game Center 相似,提供了多人匹配系统、成就系统、游戏进度云存储和开发者身份认证服务。Android 也支持通过 USB 或蓝牙连接的游戏手柄,实际上,如果 Xbox360 手柄有 USB 转接线,大部分 Android 游戏都能用它玩。

用游戏主机和机顶盒占领客厅

这是 Nexus Q,Google 的机顶……球。

当行业内出现关于 Google 的谣言时,《华尔街日报》的消息通常会比较靠谱。《华尔街日报》曾报道过,Google 准备进军游戏市场、发布家用游戏主机,主机外形将与 Apple TV 类似,而内部由数个智能手机组成。Android 系统有着适应不同尺寸屏幕的能力,这意味着 Google 可能推出包罗万象的游戏商店。

Google 机顶盒的传言已久,我们首次看到是在 2013 年 CES 展览大会上,Google 推出了机顶盒原型,Google Hangouts 视频会议功能将成为核心功能。机顶盒运行着 Android 系统,自带摄像头和运动传感器,据推测将用于提供类似 Kinect 的体感控制机制。亦有传言称机顶盒被 Chromecast 项目代替了,总之,Google 机顶盒还没有任何动静。

Google 最近收购了手势识别公司 Flutter,表明进军体感控制的决心。Kinect 实现体感控制,靠的是价值 150 美元的摄像头、红外探测器和处理器,而 Flutter 可以用任何摄像头识别手势。当然,目前 Flutter 性能还不如 Kinect 稳定,不过这种用最少硬件实现功能的思路却遥遥领先。手指向左右滑动,可以控制前进和后退、举手表示暂停和播放等等,再加上少许硬件,Flutter 就能实现 UI 控制。

还有一篇报道称,Google 的机顶盒叫做“Nexus TV”,将在今年上半年推出。这让人想起 Google TV 项目,那是 Google 有史以来最丑的产品之一,项目已经闲置多年,Google 从未认真对待过该项目,资源投入极少、团队也从未考虑过设计配套的输入设备,最终结果毫无亮点。Nexus TV 将是 Google TV 的改名和重构。

Google 唯一成功的客厅产品是 Chromecast,35 美元的 HDMI 适配器,可以把 Chrome 和各种 Android 程序中的视频接入电视。Chromecast 问题在于,它是严格意义上的流媒体棒,不能运行任何 Android 应用程序,也不能做任何图形渲染。如果 Google 想要占领客厅产品市场,Chromecast 显然是不够的。

Chrome 游戏

Epic Citadel 

Android 并不是 Google 唯一的游戏平台,2013 年 I/O 大会上 Google 推出了许多 Demo,其中大多运行于 Chrome 上(通常是 Android 中的 Chrome 浏览器,但总归是 Chrome 浏览器)。有了 WebGL 等 HTML5 技术,浏览器现在能利用显卡跑一些真正像样的游戏了,比如上图中基于虚幻 3 引擎的《史诗城堡》。这个 Demo 是由 Epic 和 Mozilla 共同开发,但是在 Chrome 上也能流畅运行。Google 在 I/O 大会上展示了许多 WebGL 游戏,不过它没有 Epic 的游戏设计团队。

Google 悄悄地建立起了 Chrome 游戏基础:Google Play 游戏商店,多人匹配系统,Chrome 对于游戏和手柄的支持。Google 的主要精力放在了同步机制上,一个 Demo 展示了 Chrome 和多个 Android 设备同步运行,还有几个 Demo 展示的是 Chrome 作为主显示器,而 Android 设备作为“手柄”。

我们的猜测是,Chrome 暂时还没有准备好成为游戏平台,不过 Android 系统的机顶盒会大放光彩,既能运行原生 Android 游戏,又为以后的 Chrome 游戏做了铺垫。

占领发展中国家的市场

Google 即互联网,据估计,北美 25% 网络流量都与 Google 直接相关。当用户基数达到如此之多时,人就成了重心所在,Google 发展方向依然是获取用户。世界上只有三分之一的人口在线上,越多人上网,就有越多人是 Google 的用户。

如图所示,美国、加拿大、欧洲和澳洲互联网使用率最高,而发展中国家垫底,非洲、印度和中国具有非常大的发展空间,特别是中国,有着12亿人口,互联网覆盖率却只有 40% 左右。

基础设施建设

接入互联网第一步就是基础设施,你可能听过 Google Fiber,Google 的千兆级光纤上网服务,Google 成为了 ISP 运营商,拥有完整的配套硬件,将光纤通往家家户户,并收取相应费用。Google Fiber 的目的并不是让美国每个人都能用上光纤,而是想通过这种竞争给其他 ISP 施加压力,让他们提高网速。

对于发展中国家,Google 实施了类似的一种策略,名为“Project Link”。就像 Google Fiber 一样,Google 选了几个小镇,规划了光纤建设,最终大幅提升当地上网速度,与 Google Fiber 不同之处在于,此时 Google 并不是作为 ISP 运营商、直接提供千兆级网速,而是建设光纤基础设施,供城市中其他 ISP 运营性、移动运营商使用,将城市内的网速迁移至小镇。

首个部署 Project Link 项目的小镇是坎帕拉,位于乌干达,拥有 160 万人口。坎帕拉和当地其他城市的问题在于,ISP 运营商基础设施建设过于糟糕,Google 希望在安装了中继线路后,能够让每个人都有尽可能快的网速。

这两个项目都是走传统路线,没有试图将互联网普及至全球,在新西兰进行实验的 Project Loon 则是疯狂版:“这些气球将在平流层环绕地球飞行,为气球下方地区提供互联网接入服务。此项目还处于初始阶段,但我们已经构建出完整的系统,飞行高度为商用飞机高度的两倍,能够提供与现在 3G 网速差不多(或更快)的互联网。我们希望这些气球能成为偏僻地区或互联网基础设施水平较低地区用户的选择,以及能作为自然灾害后的通信手段。本项目听起来也许有些疯狂,但这些创意背后有着坚实的科学依据,这正是我们将其命名为 Project Loon 的原因。”

实际上,数据通讯是通过地上基站产生的,它们成本高昂、与宽带卫星直接相连,而气球是中介设施。气球上配备了太阳能供电的数据收发器,相邻两个气球之间间隔约 30 英里,而相邻基站间间隔约 60 英里。

在美国和其他发达国家,互联网都是通过光纤、电缆、电话线、手机和卫星接入的,发展中国家亦是如此。相对信号塔和电缆,无线互联网成本有着巨大的下降空间。

降低智能手机成本

有了靠谱的互联网服务,还需要相应设备,而最便宜的、能够上网的设备就是智能手机了。Android 是世界上市场占有率最高的智能手机操作系统,所以 Google 在获取发展中国家用户上有着优势。

在 2013 年 I/O 大会上,Google 宣布 Android 系统已有 9 亿安装量,Chrome 和 Android 部门负责人 Sundar Pichai 说:“我们时刻记住,这个星球上有超过 70 亿人,所以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旅程刚刚开始。”听众都笑了,但 Sundar 是认真的。想要 70 亿人都使用 Android 手机,必须进一步降低成本。

三星是非洲最有知名度的手机厂商,上图右边的 Galaxy Pocket 就是非洲地区销售的典型低端手机。Pocket 有一块 2.8 英寸的 LCD 屏幕,分辨率为 240x320,CPU 主频 832Mhz(世界上首款 Android 手机主频为 528Mhz),内存 512MB、内置 3GB 存储空间,摄像头 200 万像素,运行着三星定制过的 Android 2.3 系统。好消息是,它价格非常便宜,非合约机大约 75 美元。

这类低端手机是 KitKat(Android 4.4)的目标,Google 的新产品不可能搭载着老版 Android 系统,而这种低端手机则无法运行硬件要求高的新版系统,如 Android 4.0 ICS 和 Android 4.2 JellyBean。为解决这个问题,Google 推出了 KitKat,仅需 512MB 内存就能运行的最新 Android 系统,正好与非洲等地的主流手机硬件水平相符。

在摩托罗拉被打包出售前,CEO 丹尼斯·伍德赛德(Dennis Woodside)表示,公司正在开发售价 50 美元左右的手机,这与 Google 向发展中国家延伸的目标一致,现在看起来,这计划也许被搁浅了。不过在 50 美元稍往上些,75 美元的手机是三星擅长制作的。目前 Google 和三星相处非常愉快,所以如果看到 Google 为三星补贴这一部分差价以进入发展中国家市场,也不用太过惊讶。Nexus 5 价格是 350 美元,而配置相似的三星 Galaxy S4 是 550 美元,如果 Google 能把这种差异带到发展中国家,那世界将大有不同。

赞助生产一款价格 100 美元以下的手机,对于 Google 来说是个明智的策略:制造新的互联网用户,并让他们成为 Google 的用户。

智能家居

收购 Nest 进入智能家居行业,是 Google 近期的重大举措之一。Nest 同时属于互联网行业和智能家居行业,是这种交叉行业产品中少数值得购买的之一。

Google 对智能家居行业的想法由来已久,开始是 Android@Home 项目,该项目首次出现于 2011 年 I/O 大会,Google 表示“想要把整个房子变成一种 Android 配件”。会上 Google 谈论了智能家居的发展潜力,展示了 Android 手机就能控制的智能 LED 灯泡,遗憾的是,直到 2011 年底都没有任何 Android@Home 产品推出,之后 Gogle 也没有公开谈论过这项目。

不过 Google 私下有着不少进展,一年前搜索程序 Google Now 中包含了 Android@Home 项目中控制灯泡的源代码,Android 4.2.2 代码中也提到了关于“Android@Home 网络设备”的描述。还有人发现 Google 正秘密开发自家的智能恒温程序,根据 Android Police 的截图,这款程序叫做“Google Energysense”,它并没有太多 Google 设计元素,看起来就是个简单的温度控制程序。

Nest CEO 托尼·法戴尔(Tony Fadell)表示,加入 Google 后 Nest 的发展方向有所改变,这大概就是指上文提到的历史遗留产物将要发挥余热了。人们很容易就陷入“完美联通的智能家居系统”空想中,实际上推出一款人们愿意购买的设备则非常困难,Nest 用行动证明了,他们知道应该做出怎样的产品才会让消费者接受。

医疗保健

医疗保健将成为下一个因科技进步而改变的领域,自然,Google 想成为推动改变的因素之一。上月 Google X 团队推出了一款隐形眼镜状的血糖监测装置(上图),能够每秒检测一次眼泪中葡萄糖含量,从而计算出身体血糖状况,代替了传统的刺破手指抽血检测过程。

该项目领头人布莱恩·奥蒂斯(Brian Otis)提到,未来可能会在眼镜中加入 LED 灯,当检测到血糖含量越过阈值时,使用者即使闭上眼,也能“看”到自己血糖含量出了问题。以前微软研究院曾经做到过这一点,他们将隐形眼镜和铜制电路整合。

目前血糖检测眼镜仍处于开发阶段,项目还未通过 FDA 批准,Google X 团队表示,离实际投入使用还有很长的路要走,团队也不打算自行生产,而是把技术资料公开,寻找合作商,他们在配套 App 等实际应用方面能够做得更好。

抗衰老研究

这是 Google 最大的野心之一,2013 年 9 月 Google 公开了 Calico,一个“关于健康和幸福生活的公司,致力于延长人类寿命及相关疾病的研究。”简而言之,Google 想要解决衰老的问题。自 9 月至今,Calico 都在招聘有关方面的知名研究学者。

和 Project Loon 相同,Calico 亦有坚实的科学依据作为支撑。Calico 员工辛西娅·凯尼(Cynthia Kenyon)曾在 TED 上发表演讲,讲述了团队将蠕虫寿命延长至原先两倍的过程。延长寿命是科学界下一个重大话题,因为每个人都在衰老,同时没有谁想就这么毫无反抗地死去,特别是大量的硅谷土豪们,比如甲骨文 CEO 拉里·埃里森(Larry Ellison),他有自己抗衰老研究公司,名为“埃利森医学基金会”。

我们看不到多少有关于 Calico 的消息,这家公司对名声似乎不太感兴趣,连个官网都没有。

Google 机器人

2013 年 12 月,有消息称 Android 创始人、开发领头者安迪·鲁宾(Andy Rubin)开始进行机器人研究,随后鲁宾就做了一轮大采购,收购了 Schaft Inc、Industrial Perception、Redwood Robotics、Meka Robotics、Holomni、Bot & Dolly、和 Boston Dynamics等机器人公司。其中对 Boston Dynamics 和 Sohaft 的收购最吸引人关注,前者是美国军方机器人研究公司中的先驱,而后者开发的 Sohaft 机器人获得了美国国防部 DARPA 机器人挑战赛冠军。(DARPA 是关于机器人灾难后救援能力的比赛,在日本福岛核电站事故之后创立。)

事实上,如果把比赛表现当作机器人研究水平的标准,那么 Google 就是行业寡头之一了,Schaft 在 A 轮中轻松获胜,而在专注于软件设计的 B、C 轮中,Boston Dynamics 为 Google 提供的 Atlas 机器人也是表现出色。行业内出色的厂商并不多:iRobot 公司,制作军用机器人和民用的扫地机器人;Rethink 机器人公司,由前 iRobot 公司联合创始人之一创立,制作流水线用的机器人 Baxter;以及 ASIMO 机器人制作者,本田汽车公司。

我们无法看出 Google 在机器人方面有何打算,不过可以推测的是,Google 会首先研究商业模式,因为这不是个长期研究项目,而是需要尽快推出面向市场的产品。

无人驾驶汽车

Google 无人驾驶汽车是个长期研究项目,它其实就是个懂得行驶规则的、四轮驱动的机器人。Google 近期没有表现出在无人驾驶汽车研究方面有什么进展,上一回更新还是 2012 年 8 月,那时 Google 宣布无人驾驶汽车平安行驶 30 万公里,没有造成任何安全事故。

法律问题是无人驾驶汽车最大障碍之一,不过 Google 在不少地区取得了成功:内华达州、佛罗里达州、加利福尼亚州和密歇根州的无人驾驶汽车合法化。

2013 年 8 月《华尔街日报》记者阿米尔·埃夫拉提(Amir Efrati)报道,Google 正在探索无人驾驶汽车的商业化之道,埃夫拉提在报道 Google 谣言时有着不错的记录。文中提到,Google 首先试图与传统汽车厂商联系,讨论整合自动驾驶技术的可能性,不过碰壁了,大多厂商因潜在的销售困难和法律诉讼问题而拒绝,所以 Google 转而与汽车组建厂商沟通,准备打造自家的无人驾驶汽车。

除了向个人销售无人驾驶汽车之外,Google 还准备打造出租车服务,就像 Uber 一样。目前这种设想是违法的,我们不知道 Google 会如何解决这个问题。(编者:汽车嗡嗡嗡的开过来,行人掏出驾驶本、盯着虹膜扫描仪进行身份验证之后,坐上驾驶座……)

不管是自行生产汽车还是打造出租车服务,如何降低成本都是个严肃的问题,现在每套自动驾驶组件成本高达 15 万美元。

Project Ara

2013 年 10 月,摩托罗拉刚在官方博客上宣布推出积木式组装手机项目 Ara。Ara 是一个免费、开源硬件平台,帮助用户创建高度模块化的智能手机。如同手机软件领域的安卓系统,摩托罗拉希望 Ara 能够成为手机硬件领域的普适性开源平台。这样智能手机的制造门槛会再次大幅度降低。

Project Ara 与 PhoneBloks 颇为相似——

处理器、主板、触摸屏、电池、键盘、存储、扬声器、相机等一切部件都模块化设计,使用者可以随意更换部件迎合特殊需求。

这样的设计不仅能够极大拓宽手机的适用范围,还可以在某个部件损坏后直接更换,变相延长其他正常部件的使用寿命。PhoneBloks 官方宣传用语之一,就是"A Phone Worth Keeping."

有人称赞,这种设计可以让使用者根据不同场景为自己定制手机,比如旅行时的大电池、ChinaJoy 用得上的摄像头、老人需要的大喇叭,也有人批评——

基于兼容性,硬件标准往往会留很多余量,尤其是在物理尺寸上(电气规格倒还好办)。所以你很难看到可变更内部硬件的笔记本电脑,就算看到了也都是砖头本、工作站类。你要想减少体积就必须提高集成度,提高集成度就意味着通用性下降。所以在台式机那个尺寸上做标准化可交换设计是可行的,在笔记本上就很困难,手机上……

而且,即使你真的是工程界天才完成了硬件,软件如何处理?Windows 为了兼容可互换硬件需要用户装驱动程序才能 100% 发挥硬件性能;此外,即使考虑了硬件交换性,Windows 还是有驱动冲突、驱动质量差的问题,你叫从设计时就没有考虑过交换硬件的手机系统,处理可交换的硬件?(知乎)

假设真能走到手机制造这一步,那么一个显而易见的难题是,如何使这部手机兼具价位合理、外观手感俱佳的优点,IBB 咨询公司(IBB Consulting)科技行业顾问杰弗森王(Jefferson Wang)说。他指出,如今智能手机的厚度已经缩减至 7 毫米,“模块化手机能否与之匹敌?”( Forbes )

显然,想要做出不被嘲笑的“组装”手机是十分困难的,我们拭目以待。

Android 的新功能

对于 Android 开发团队的动向,我们一直都很了解。2014 年开发团队将为我们带来两种不同的 Android 系统,和一大堆早已泄漏消息的新功能。很难说 Google 会用什么方式发布这些新功能,因为它有多种途径:系统更新,程序更新和 Google Play 服务更新。

车载 Android

未来汽车也会成为“移动设备”,信息娱乐系统正在稳步发展,很快就能运行着真正的系统和程序了,而非如今汽车制造商指定的、有专利有版权的系统。苹果正在打造“车载 iOS”,虽然苹果没有公布计划细节,但现有的车载 iOS 更像是 iOS 般体验,而非具有扩展性的系统。

Google 希望能跟进一步,在 2014 年 CES 展会上,Google 宣布成立开源汽车联盟(Open Automotive Alliance, OAA),成员有奥迪、通用、本田、现代和英伟达,这让 Android 设备得以进入汽车仪表盘。

OAA 宣称联盟会在 2014 年内推出车型,其官网提到开发者可以“为用户提供强劲的体验”,翻译成 IT 行业术语就是“将会有个汽车用的 App 商店”。官网的常见问题解答(FAQ)中描述道:“…能让汽车和 Android 设备更好的整合,开发新的 Android 功能,将汽车变成一个能联网的 Android 设备。”OAA 表示将与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合作,推出信息娱乐系统的使用指南。

没人知道 Android 平台的信息娱乐系统会是怎么样的,但 OAA 提到了它的一个特性,“熟悉而一致的体验”,可以看出,它不会与我们熟知的 Android 有太大区别。

新的相机API

Android 新功能中最激动人心之一就是新的相机 API,最大的改动是相机将支持拍照另存为 RAW 文件。目前相机生成的 JPG 格式经过压缩处理,为了体积和即时查看效果,色彩、白平衡、噪点的调整等都依赖于相机程序本身,而 RAW 是照片原始信息文件,更适合专业的后期处理。相机的改动还有突发模式(burst mode)、更好的人脸识别功能和对于外接相机的支持。

2013 年 2 月,G+负责人维克·冈多特亚(Vic Gundotra)曾放言道:“我们正在为 Nexus 系列手机打造效果惊人的摄像头,等着瞧吧。”不过我们没有在 Nexus5 上看到如他所言的效果,所以估计他是指新的相机 API。

每个人都希望能拍出质量更高的照片,Google 也终于开始着手提升相机,也许不久之后我们就能看到拍摄效果提升了。

更多设备上的 Google Home

尽管作为 Android 4.4 的主打功能之一,目前 Google Home 主屏仅仅出现在 Nexus 5 上。相比以往的搜索栏,Google Home 外观更加透明和清爽,功能也更为强大,支持“OK Google”触发搜索、整合了 Google Now。

据 The Verge 报道,这种主屏是 Nexus 5 独有的,尽管“Google 可能会改变主意,为 Nexus 4 和其他设备提供。”从 Android 源代码看来,Google 确实在这样做,一直在排除 Google Home 在其他设备运行上会产生的 Bug,已经修正的有 Nexus7 上的几个对齐问题和键盘问题,并加入了能为不同尺寸屏幕进行自适应的动态网格。

设计一个基于搜索的主屏对 Google 来说轻而易举,用户会喜欢它,Google 也会乐于看到用户进行搜索。

更快的 Android

这是 Android 4.4 更有意思的改变,在开发者选项中,用户可以把 Dalvik 虚拟机改为 ART。通俗的说,ART 改变了 Android 运行的方式,提升了效率。Dalvik 虚拟机是运行 Android 程序的必须条件,当你看到黑莓、Linux 或是其他平台运行 Android 程序时,它们用的都是 Dalvik。

这几年 Android 系统和手机硬件都有巨大改变,Dalvik 却没变,因为改变它是个巨大的工程。Dalvik 最初设计并不是为了速度、平滑性或电池耐久度,而是为了节约空间,当时 Android 设备存储空间和内存都非常有限,Google 便发明了 Dalvik。

而如今 Android 的硬件基础已经非常好,可以用更科学的方式运行程序了。

健身API

健身追踪器是一种时尚,以 Fitbit 智能腕带为代表,这类产品通常配备一个加速度计、贴身监测。智能手机也有加速度计,不过 24 小时开着它非常耗电,为了实现 Fitbit 的功能,Kitkat 增加了对两个低功耗健身追踪仪的支持:走路探测仪和计步器。Nexus 5 中就有它们,当然,其他设备也可以配上它们。有了 Kitkat,手机就能和 Fitbit 一样收集数据了。

为了让多种程序都能利用这些数据,Google 正在开发健身 API,它能将用户健身数据上传至云中,并允许用户将其分享至多种程序。除了手机以外,智能手表也有潜力做到这一点,最终代替 Fitbit。(编者:“Fitness tracking”翻译成健身追踪器是有传统的,就像 Dong Nguyen 翻译成阮阿东而非读音“阮东”一样,不过,有更加体贴的翻译版本吗?)

Android(以及 iOS)版 Chrome 的远程桌面功能

Google 以扩展程序的形式,为桌面版 Chrome 提供了完整的远程桌面功能。用户安装并登录 Google 帐号后,就可以通过 Chrome 操作其他电脑了。问题在于,移动版 Chrome 并不支持扩展程序。

2013 年 Google 就推出了内测的 Chromoting 程序,几天前有传闻说已有一款 iOS 程序能够实现这些功能,所以今年内很有可能看到它正式到来。

Youtube:后台播放、音乐订阅服务

如果想听什么歌,去 Youtube 搜索一下准能找到,然而它的 Android 客户端设定必须保持前台才能播放,一旦手机切换至其他程序,播放就暂停了。我们从 Youtube 程序的源代码更新中可以看到,Google 已经实现了后台播放功能,尽管代码还没有生效,显然,Google 也意识到了这个问题,解决方案也倾向于让 Youtube 变得对音乐爱好者更加友好。

几个月前,Billboard 报道 Google 准备推出 Youtube 的音乐订阅服务,它将是 Google Play Music All Access 的翻版,报道称免费的订阅服务包括“无限制、全平台的音乐播放”,而收费版则去除了广告、并支持离线播放。Play 商店的音乐订阅目前仅限于收费用户,所以通过广告维持的免费音乐服务也许会吸引更多眼球。

我们目前尚不清楚 Google 为什么会推出两种音乐服务,Play 商店一直是 Google 内容分发的左膀右臂,把音乐服务转移至 Youtube 可能会造成一些困惑。尽管 Youtube 名声响亮,但目前的 Youtube 并不适合浏览和播放音乐,要想做好这一块,还得在界面上做出一定整改。

Google Voice 与 Hangouts 整合

Google 有四款通信程序:短信,Google+ Messenger,Google Talk(系统原生的即时通信程序),还有 Google Voice。Google 关闭了 G+ Messanger,让 Hangouts 代替了 Google Talk,并整合短信。现在四款中只剩下 Hangouts 和 Google Voice 两款,Google 给 Voice 用户提供电话号码,用户可以在网站和客户端上像收发邮件一样收发短信。

不过 Google 已经保证,Hangouts 将无所不包,最终整合 Google Voice,这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Google Maps 车道导航

相比专业的 GPS,Google Maps 在车道导航功能上稍有欠缺,比如 TomTom,就会告诉驾驶者当前公路上有几条道,转弯前应该何处、何时变道。

大约一年前,Google Maps 用车道按钮代替了问题反馈按钮,程序会显示当前有多少条车道,并根据行驶线路,为驾驶者推荐相应转向车道。人们在 Map Maker 添加道路时,会附上车道数和道路的其他许多属性,这给 Google 车道导航系统提供了足够信息。

我们很久没有听到车道导航系统的消息了,但它对于 Google Maps 确实十分有价值。

可穿戴的计算设备

智能手表是智能设备的另一大发展方向,是一种具有实际价值的可穿戴设备,主要厂商有三星、索尼和从众筹而生的 Pebble,但是它们推出的智能手表都和普通手表大相径庭,外观最平凡的一款也许就是 Pebble Steel 了。

Google 智能手表研发进度相对缓慢,不过有着 Kitkat 降低硬件要求,Google 智能手表的系统运行起来大概会更加平滑。根据《华尔街日报》的消息,Google 智能手表会深度整合 Google Now,能够“回答问题”,也就是说,它是通过语音激活和控制的。这听起来像是手表版 Google Glass。

智能手表最大优势在于,用户能够毫不费力地在上面查看推送通知。Android 4.3 中,Google 为通知系统加入了已读、忽略和反馈功能(比如短信的“回复”),不过奇怪的是,没有哪个智能手表厂商利用了这点。

报道称,Google 正在解决智能手表最大的隐患:功能和续航之间的取舍。虽然续航部分细节未有透露,但 Google Now 的卡片设计和互动型通知已是功能方面的基础。

2012 年夏季,Google 收购了智能手表厂商 Wimm,后者是第一批智能手表厂商之一,曾在 2011 年发布过一款基于 Android 2.1 的产品。Wimm 的软件设计令人印象深刻,在 Android 还没有支持平板电脑的时候,Wimm 就开发了一套适用于小屏幕的 API 和程序。Google 看重了这家公司的软硬件实力所以进行收购,现在 Wimm 正在为 Android 开发做出贡献。

消费者版 Google Glass

2013 年底,Google Glass 提升了兼容性、配上了耳塞,但我们等待的是这款超现实设备的真正到来。谢尔盖·布林(Sergey Brin)表示,Google 希望能在 2014 年发行消费者版的 Google Glass,不过除此之外他没有透露其他信息。

Google 员工的话表明,未来 Glass 体积会减小。Glass 项目前任负责人巴巴克·帕尔维兹(Babak Parviz)向《纽约时报》展示 Glass 原型机时说到,“不会再有比它大的 Google Glass 了。”苗条版 Google Glass 也许能改变“单边眼镜”的尴尬设计,同时让佩带者看起来不那么有学究气息。

目前 Google Glass 硬件规格和 Galaxy Nexus 相似,配备德州仪器 OMAP 4430 双核 CPU 和 1G 内存,然而德州仪器不再制造移动处理器,新版 Glass 不再能获得 SoC 支持,Galaxy Nexus 不能运行 Kitkat 亦是因为缺乏德州仪器的支持。(编者:我的三儿子 CM11.2 跑得好好的……)Google Glass 系统基于 Android ICS 4.0.4,比最新系统落后了四个版本,因为而缺乏的功能就更不必说。显然,Google 会想让新版 Glass 运行更为轻量和高效的 Kitkat 系统。

至于 Google Glass 的生态系统,两个月之前 Google 终于推出了 Glass SDK,开发者可以据此编写强大的原生 Glass 程序了。在推出消费者版 Google Glass 之前,一个初具规模的 App 商店是不不可少的。

目前 Google 的解决方案是,把可用的第三方程序列在“MyGlass”设置菜单下方,这个方案无法适应规模化。另一种可能性是与 Play 商店整合,那将为开发团队带来巨大工作量:账户、支付方式、云安装、程序内购、兼容性……

Chrome 浏览器

Googl 正在整合 Google Now 至 Chrome,整合工作可以在 Nightly Build 版 Chrome 中初见端弥,Chrome OS 开发频道也有这项功能展示了。目前的整合设计方案是把 Google Now 卡片放在 Chrome 通知栏上,不过这样做使用者比较难注意到。

随着时间推移,我们会慢慢看到 Google Now 从开发者版 Chrome 进入公测版,以及稳定版。

Google 不只一次将 Google Now 描述为“搜索的未来”——它能根据使用者习惯预测可能搜索的关键词。迟早有一天,我们会在 Google 主页上看到它。

Chrome OS 平板电脑

在 Chrome OS 系统设置深处,我们可以找到虚拟键盘的开关,这是开发团队近几天推出的功能。然而这看起来像是解决了不存在的需求,因为大多数 Chrome OS 装在笔记本和一体机上,就连少数触摸屏的 Chrome OS 笔记本也都有实体键盘,虚拟键盘功能毫无意义,唯一可能的解释,就是 Google 会推出 Chrome OS 的平板电脑了。

可能你会感到疑惑,已经有 Android 平板了,为什么要做 Chrome OS 平板呢?

这就像是苹果 iOS 和 OS X 的定位,Google 在 10 寸和以上的市场中表现平平,然而用户体验的分水岭就在这个尺寸上,所以 Google 并不急着为 Nexus 10 更新换代,而是打算用 Android 和 Chrome OS 划分市场。

Google 邮轮

2013 年有消息透露,Google 正在打造一艘四层的船,虽然我们不知道 Google 会在上面做什么,“那是个充满互动的空间,人们可以在其中感受新科技。”不过大多数谣言都认为,那会是 Google Glass 和 Google X 团队产品的展示中心。根据旧金山港口的消息,Google 舰队将于今年春季末出海。

最后的话

Google 最近几年扩张速度极快,2014 年也将保持这种势头。如果你对 Google 这个庞然大物有一些了解,那一定会注意到,本文中甚至没有提到它在学校、政府、办公场所的投入,比如 Google 文档、Chrome 笔记本和教育版 Play 商店,我们亦没有提到它建设数据中心的大规模投入。

希望本文不会仅仅成为让读者了解 Google 的素材,我们想要通过这些话题,来展示即将到来的计算机革命。汽车、家居、手表、电视、手机、交通、视频、音频、医疗、机器人等行业,都会因技术进步而发生变革,而 Google 有资金、工程师和相应的雄心壮志,“走着瞧吧。”

参考阅读:

《Google 或正研发 Roku 式机顶盒,配置摄像头和传感器》

《你是蓝军还是绿军?Ingress 创新手游席卷全球》

《Flutter:由摄像头发起的交互革命》

《Netflix、YouTube 视频服务统治北美网络流量》

《谷歌超高速宽带服务 Google Fiber 即将铺设到奥斯汀》

《Google 32 亿美元收购智能家居公司 Nest》

《谷歌推出智能隐形眼镜 可检测血糖含量》

《摩托罗拉推出 Ara 项目:积木式组装手机》

《10 个可能大放异彩的创业公司(上)》

《选择哪一个?Google Glass 和智能手表体验对比》